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食谱菜谱

回锅肉炒饭(#高甜来袭)

时间:2023-05-20 浏览量:3次

意料外当爹的绑匪。我被我爹的仇人绑了。

要价1000万,1块都不愿意给直接把我送他当媳妇。你信不信我弄死你!他扬言要把我扔到海里去,我牙齿打颤。一年后我爹电话来了,男人对着我爹一顿吼钱不要了,把人接回去,老子不是给你带娃的,破烂的出租屋里。男人黑色帽檐压的很低,肌肉有些发达,手臂上还纹着一只鹰。记住怎么说了,我命悬一线,"白"贵"字。

你闺女姚千千在我手上,我的名字就挂了,他又打过去。要钱没有人你拿去。我爸的电话关机了,一屋子人盯着我,现在怎么办?大家望着他,后来我才知道他叫程青烁。

程青烁看了看我,嗓音干涩,扔海里!"结果我被扔到深池里了。这里荒山野岭,哪来的海,我温淋淋的爬起来,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,他们在打牌,但没理我,其他人看到我。开始议论老大,她可是从城里来的,这样温透了会不会感冒?城里来的,干武至半能去手宅,划个手指都得去医院,我如坐针毡,大气都不敢喘,这么关心,送你当媳妇好不好?我看你们不是来要钱的,倒像是来泡妞的,他没好气的。

撤了那群人一眼,大家不敢出声了,他收回目光,分士蛋武丁,杵这干什么?我一脸无措的站起来,换到旁边的凳子坐下。病了这里可没医院,由奥奥土,他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往外走,骂骂咧咧真难伺候。不许穿我的衣服,我委屈的带着哭腔说好,他好凶。我一边洗澡一边哭,哭的不是我爹不来接我,而是我竟然在半小时内把游泳学会了。

要知道之前我的富豪爹,给我请了2万的游泳私教,点小的女火一道,我都没学会。我叫姚千千,我爹是富豪,家里有20个孩子,我是最笨的那个,他始终不敢相信,生了我这么一个反应迟钝,发育不良的孩子。他拿着我的亲子鉴定,我姚青云不可能,克人怪。有这么笨的孩子,只是他笑着笑着,头有点发缘,我就被打入冷宫,零花钱没了,单独的房间也没了。""不是,我搬到了地下室,每天早起做饭拖地洗衣服,伺候一大家子人。我问奶奶,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?"奶奶瞪了我一眼,你去问你妈,奶奶的老年痴呆又犯了,我妈都死了十年了,从那以后我谨言慎行,任劳任怨,就怕我爹不高兴。原来以为我这辈子都这样了,结果我被绑了。

#高甜来袭

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破了,洗完澡我没衣服穿,去衣柜找了件T恤,找了半天,根本没有合适的裤子。听到外面似平有声音在叫我。面半一人里具,克改黑克001人。我不敢在里面停留过久,只好硬着头皮出去。等我走到外面,一群人立马停止打闹,齐刷刷盯着我的腿。等程青烁也盯着我猛的站起来看什么看。没见过女人,他对着屋子里面的人一顿吼。

我们没看,芊的一站来天合,一群人放下麻将,骂骂咧咧的滚了。你给我进去。他黑着脸看我,转身往房间跑,身后传来他的脚步声。

结果碎的一声,由黄的出人吧,门直接被他踢开了。他又打量了我一眼。小小年纪不学好,对不起我没衣服,我哆哆嗦嗦解释,看他不退让。因如至似火小中,只好战战兢兢定在原地,没料就别光个一再。能把你啃的骨头都不剩。不知道,他们都是老单身汉了。薯和肉黄斌芊人文求。半年甚至十几年,我承认我被吓到了。眼角多了一滴泪,被我快速擦掉。哭什么呀?现在知道怕了,我咬着唇憋住不哭,一和美容讯射的真服了你了。他咬着烟走到衣柜前,胡乱的翻了一圈,最后抽出一条运动短裤,扔到我头上,再哭就扔进去喂狗。我火速开始穿裤子,他盯了我一眼,叹了一口气。我是男人还是个坏人,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?我拿着裤子跑了,他真的好凶,我不敢反抗他,换好裤子出来,屋子里面已经没人了。

出去的时候,我看到他在门口拿外卖,只点了一份。我坐在他旁边,看着他打开一份回锅肉炒饭,他抬头瞟了我一眼。我诚实的点点头,他把筷子一扔,轻飘飘的来了一句:我不说话了,他不给我也不能用抢的,毕竟我打不过他。你知不道你爹欠我多少钱?100,我听他说了,还知道还算有救,那你还想吃我点的外卖。

#高甜来袭

奥奥满满面,想在这个数上再加30块。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,现在脑子里只有三个字,回锅肉可以吗?我恳求的看着他,他尾音拖了老长,问我一句我就会心软。我程青烁不吃这一套,我咽下口水,安静的坐在旁边。他解开外卖,筷子在里面翻了几下,骂了一句难吃。然后拿了桌上的烟,和打火机去了阳台,我安静的看着他,仰着头在阳台抽烟,不一会就抽到了第三根。我的肚子忍不住叫了起来,他还没过来,我看了看回锅肉,又摸了摸肚子,最后趁他不注意,直接用手抓了一块肉塞进嘴里。他回头看我的一瞬间,我吓到心脏骤停,嘴都不敢动了,结果他只是看了一眼,又摸出手机打电话,讲着讲着他还背过了身。我总算舒了一口气,饥饿战胜了恐惧,我就这样断断续续,直到他挂了电话,朝我走过来。我才意识到,一盒饭只剩下饭,回锅肉都被我吃光了。他靓着我,我不知道,他死死的盯着我,突然抬手,我以为他要打我,吓得想动却不敢动,结果他的指尖,取下一粒饭粒放到我面前,完了饭也吃了。现在说说,你爸欠我的钱怎么办?他身子往后仰,闲适的看着我,他跑路了他盯着我,那让我还你还,你还真觉得就你这样的,要前面没前面,要后面没后面的,值1千万?感觉被羞辱,但不敢发火。吃完饭就自己滚,别来烦我,像是失去了耐心。他都让我走了。我当然要走,我不走才是傻子,我埋头干完的一盒饭,拼了命的往外跑,但半个小时后,我又狼狈的回了出租屋。有意思,丑克奥味奥。程青烁看着我,克2轩干艳。外面下雨,我冷的发抖,天还很黑,怕鬼不怕我?克001手,我点点头,比起鬼,他好像是没那么吓人,他愣在那里。单手脱了身上的T恤。现在呢,我看着他身上,流畅的肌肉线条,腹部还有8块腹肌。多大7小朋友。18岁我屏住呼吸,才18岁是该叫我叔叔,拉住我的手放到他腹部。我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?瞬间觉得脑门一热,从我鼻子里面流出来。我赶紧仰起头,直一,叔叔我好像流鼻血了。真服了你,他顺势扯了几张纸,粗暴的给我捂住,手忙脚乱半小时,他穿上自己的衣服,而我坐在旁边,鼻子里塞着纸团。

#高甜来袭

明白就给我走。哦什么?不满意,我是见你可怜,收留你一晚,你还想占我房间,我没睡过客厅,害怕我抱着枕头,可怜兮兮的望着他。怕什么这世界上没鬼,要睡房间就跟我睡。他扔下一句话,湘潮白发至转身进了房间。丝毫没有恰香惜玉,本以为我会一夜不眠,想到第二天在客厅醒来已经是中午了。我一醒来醒来觉:房间的门也刚好推开。程青烁顶着一头乱发,看见我只是顿了一秒,又把我当成一团空气。他去了厨房,我也跟着进去了。

干什么?我如实的说:我也没钱打车,他瞟了我一眼,吊儿郎当的来了一句,那就在这待一辈子。我没说话,继续跟着他。你搞清楚,是你爸欠我钱,我不可能给你车费,都没办法消化这个噩耗。我知道我还是跟着他,他忍无可忍,从钱包里扯出几张纸币扔给我,说拿了滚。我没办法走到车站太远了。

后土盖"米土土后,你不会觉得我会送你去吧。你还真把我当大慈善家了。我认真的说我觉得你不坏,你读书读傻了不坏,就是好人了傻不傻。他简直被气笑了,不想理我,趁我没改变主意,劝你赶紧从我眼前消失。

他下了最后通牒,我只好拿着钱跑了。结果没到一个小时,因为我去了坐车的地方。看到视频里说,我爹欠下巨款,名下所有财产都被查封了。我站在原地半个小时。等我清醒过来,我已经站在程青烁门口了。我没家了。陈清硕看见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暴躁,我家被查封了。然后我也不知道去哪里。他暴躁的站起来,你还赖上我了。就暂时我整个人都像我警告你,什么福利院收容所,你哪里来的滚哪里去,我不是什么好人。

#高甜来袭

你爹欠我钱呢?我欠你们父女的是吧?信不信..说完最后一个字,我突然头重脚轻,眼前一黑晕了过去,屋子里闹哄哄的。她看起来怪可怜的。她那个爸也是真狠心,闺女都不要了自己跑了,她无家可归可怜,血汗钱拿不回来,你们不可怜。说这话的人是程青烁,醒了但还是装睡。

而且这姑娘长得细皮嫩肉的,跟老大你还挺配。程青烁吼了他们一句,要收留你们收留我。这里不留麻烦精。好家伙一群人全跑了,我心里一急,脱口而出我不麻烦。看到程青烁盯着我不麻烦?你倒说说我凭什么收留你?他好笑的看着我,我会做饭,会洗衣服会拖地,我认真脸,我不会白吃你的住你的,只需要收留我。你不是想找他还钱吗?他就会联系我。合异半由:黄人。他盯着我看了一会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最后来了一句,应该会吧,我自己都拿不准。

我一个大男人,豆克2人,家里多个女的算什么,待到我开学我就走。少跟我胡扯,出具用。他的态度仍然是拒绝的,但已经没有那么坚决了。因为他这次没有直接把我捡出去,他暂时收留了我。这一待就是两个月。两个月以来,我爸一直没联系我。我偷偷打电话去学校,老师也不让我去上课。二式代一后,你别来你爸的债主。天天堵在校门口,严重影响了其他学生。我爹的债主,已经在学校和我奶奶家全天候蹲守。

我的生活突然陷入未知的绝望。但我不敢告诉程青烁,立马把我扔出去。

他把我从厨房捞出来的时候,我的脸好像被锅底糊了。

#高甜来袭

他看了好几眼,才确定是我。他吼我煮罐头丁中人三代时,我弱小无力的回答心至这丁。要开盖吗?白一代三姐:把我捡进浴室(1膝黄己),像洗小狗一样用水冲洗好几遍,最后下了命今双面人图。

你相信我,电七栗土。这只是一次失误,我信你我还不如信上帝,自己去厨房收拾残局。栗镇土面奏(合异暗全林食土X)。第一步,他端的泡面。我伸出手指,勾了勾过来我看看。我只好乖乖的把头凑过去。

他手指抓着我的头发,检查了一遍,可能是易拉罐伤到的。没啥大问题,摸出一个创可贴,熟练的给我贴上。我的头保持这个姿势好累,我干脆埋在他腿上。

第二步,他捡起我头发,我开学就走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无处可去。

第三步,几个人很不满,不打没心情,谁惹你了。

程青烁不说话。

要账,还没查到躲到哪了,警察都查不到,我们怎么查?算了你们滚。程青烁直接把人推出门,然后关上。

我爸还没消息吗?这句话该我问你,他没好气的,扔了手上的毛巾。你打算在我这里赖到何时?还是准备耗一辈子。我开学就走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无处可去。

第四步,9月那不还得两个多月,还干家务。我立马保证,我迟早有一天会被你炸死。他插着腰指了指厨房,去拿了两桶泡面放我面前,等你爹联系你,一定还给我。

我拿出小本本上,小本本上密密麻麻的记录了十几页,全是这两月我用的他的钱。他真的很凶,用了他的东西。算清楚了吗?欠我多少?他三两下熟练的把面泡上,拿着筷子敲了一下我的头。

第二步,他吃疼的揉了揉头,23255元。两千多,他横了我一眼,媳妇本都被你造了。我想起我以前出去逛街,一天就花一万多,我爸眼睛都没眨过,卡随便刷。我对钱没有概念。p00r黑。这不是多不多的问题,我凭什么赚钱养着你,他又看了一眼我的本子,血压直标。我死死忍住眼泪豁出去了。你没钱娶媳妇,你等我长大,这样行不行?冰士,他冷着脸看了我半分钟,最后没忍住笑了。你笑什么?你知道自己说的什么鬼话吗?你18岁我31岁,我要是着急一点,现在都能当你爹了,感觉再次被盖辱,我红着脸平静道。我爹52岁...别废话。我不喜欢你这款太瘦,抱着戳我脊梁骨,欠钱还钱,别跟我扯其他的。我摸着自己的头又怎么?

#高甜来袭

他端的泡面,不耐烦的看我一眼,我的头有点痛,我小声道女人真烦。他伸出手指,勾了勾过来我看看。我只好乖乖的把头凑过去。他手指抓着我的头发,检查了一遍,可能是易拉罐伤到的。没啥大问题,摸出一个创可贴,熟练的给我贴上。我的头保持这个姿势好累,我干脆埋在他腿上。干什么?他捡起我头发,我怎么了?我一脸懵,你知不知你一个女孩子。这样子像什么,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,他看着我欲言又止。算了,你又不是我女儿L,我犯不着操那么多心。他给我贴完创可贴,就一把推开我,我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暖。他说操心我,在上一个操心我的人是我妈,他不要我了。泡面吃到一半,我认真来了几句程青烁。我挺喜欢你的,他咬着泡面,差点把自己呛死。咳了半天,那你是见识太少,没见过我坏起来的样子。我好奇的问,你坏起来是什么样子?嗓子会哑,你会哭着后悔遇到我,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?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。你能不能别跟我说这些,他笑的肆意,端起泡面就走了。我发誓我再也伴可pos,改黑p001,黄两,不要跟他说话了。我抱着枕头,又站在了他的门口,火关,水半觉火小。干什么?他刚洗完澡,只穿了一条运动短裤,擦头发的间隙。看到我直接放下了毛巾,我害怕,我指了指外面的雷。然后他点7一支烟,我能不能和你待在一个房间。我硬着头皮求他,我住在客厅的一个角落,拿着沙发当床,破窗帘拉条绳子。就算是我的小房间,平时还好,但打雷的时候,他愣了一秒,坐在床边,拍了拍旁边的位置,笑的一脸痞样。

#高甜来袭

可以睡这,我就睡地上。我怎么好意思,真不用,不是说我是好人吗?不是说喜欢我吗?你怕什么呀?没碰过女人了。什么样的都见过,小白菜还真没试过,我的大脑死机了一秒,颤抖着到我才刚成年,他叼着烟笑的很坏,有什么关系?我气的不知道说什么,抱着枕头退了出去,身后传来他的嘲笑声,笑的我满脸通红,他真的毫无道德底线,他哪来的道德,亏我之前还把他当成好人,知人知面不知心,我缩在客厅的角落,外面又响了两个雷之后,与其在这里被吓死。

蛋莓草创总儿大,不如进去跟他同归干尽。我抱着枕头去推门,结果门没锁,屋子里没灯光,我壮着胆子,径直走过去,躺下拉上被子,动作一气呵成,耳边传来他的呼吸声,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。

睡觉,用备味食酱莓草的,这是你睡觉的地方吗?他吼了我一句,黑暗中只能看见他微亮的眼睛盯着我,胸口发颤,千天至半就去手宅,还真不怕死。拖着他伸手懒过我的腰。我瞬间浑身僵硬,这么僵硬,怕了就出去。我硬着头皮犟嘴,但连呼吸都不敢大幅度。来吧,我的脑子空白了,黑暗中,连空气都在催促我快点放弃。一要小,可我就是憋了一口气,我突然想起我爹,经常说的话畏首畏尾,胆小怕事,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样,一个没出息的孩子,是不是我这样的性格,注定被社会淘汰。

最后他带走了,逃到国外,他直接放弃了我,不一尝心替。我知道我应该改变,但我害怕改变...